奶西村內幾名孩子正在玩耍。由於父母忙於生計,子女在校外的監管成為空白。新京報記者 周崗峰 攝被打少年就讀的小學在事發後加強了安保。新京報記者 王叔坤 攝奶西村內孩子放學後常去的臺球廳。新京報記者 王叔坤 攝
  5月23日,朝陽區崔各莊鄉奶西村育慧小學旁的一塊荒地,14歲少年小剛(化名)遇到三名均未滿18歲少年毆打。直至兩天后,父母發現他背部的傷痕才報警,此時小剛被打的視頻在網上已有上百萬的點擊量,引發公眾的關註。
  小剛與參與毆打他的郭某、程某,以及拍攝打人視頻的常某,都是住在奶西村外來務工人員的孩子。在外來流動人口占絕大多數的奶西村,這些“移民少年”形成特殊的群體,家長們忙於生計使親情疏離,“放任”帶來的是監管和教育的缺失。
  小剛被打事件發生後,新京報記者多次進入奶西村,探訪奶西村“移民少年”群體。泡網吧、“扔紙牌”,是這些孩子們打發校外時光的主要方式;搶劫和鬥毆,在這個群體中經常發生。專家表示,奶西村“移民少年”的生活狀態影響到他們的健康成長。要想改變這種狀況,這些孩子需要更多來自家庭、學校和社會的關愛。
  本版採寫
  新京報記者 吳振鵬
  放學後的“真空期”
  “移民少年”校外生活單調,泡網吧、扔紙牌成主要“課外活動”
  小剛遭遇毆打,發生在5月23日下午3時許,是學校已經放學,務工的父母還未回家的“真空期”。
  在遇到郭某等人之前,小剛正在去網吧的路上。每天早晨,小剛的父親都會留下15元給小剛吃早飯和午飯,他通常會留下5元等到放學後去網吧“沖級”。網吧就在學校附近一棟居民樓內,小剛放學後會經常來到這裡,一款叫英雄聯盟的網絡競技游戲,他已經玩了兩年。
  記者探訪發現,整個奶西村內網吧至少有五、六家。有網吧老闆坦言,每天下午放學後屬於營業高峰期,學生們上網需要排隊。
  如果那天沒有去網吧,小剛只能回到不足15平方米的家中。陪伴他的,只有四周的牆壁。“還不如去網吧,或是在街上找伙伴扔紙牌。”
  “扔紙牌”,是奶西村“移民少年”們常玩的一種游戲。在奶西村,每天的“真空期”,都能看到十幾個孩子在路邊“扔紙牌”打發時間。每天下午放學後,上小學四年級的“移民少年”鄒波(化名),便和同學在路邊玩紙牌游戲。最多的時候,鄒波手裡能攥上100多張卡:“同學就會很羡慕我,覺得我行。”
  “沒有時間”的家長
  外來務工人員忙於生計,與子女聚少離多,無暇監管疏於照看
  在小剛被打的當天上午,從事玻璃裝修的父親高先生,像往前一樣給兒子扔下15元飯錢後,匆匆出門。
  等他再回到家已是晚上8點半,見到兒子臉上有傷痕,高先生簡單問了一句,得到的回答是:“路上撞電線桿的”。高先生沒有再細問下去。當他知道兒子受傷的真實原因,已是兩天后。
  同樣在事後才知情的,還有打人少年的家人。15歲少年程某的父親在湖北武漢當建築工人,事發三天后,他得到孩子已被拘留的消息後,才匆匆向包工頭結了20天的工錢,趕回奶西村家中。
  程某的父親說,因為北京工地的散活越來越少,為了生計他常常奔波於外地的建築工地,與兒子相處的時間很少。而這也不是程某第一事“犯事”,2012年他父親在外打工時,還讀小學六年級的程某就因為打架進過派出所,被領回家後又借上廁所溜了出去,母親在村子里找了程某未果,最後通過老師在網吧找到時,程某已打了三天三夜游戲。
  “不出去打工掙錢,連飯都吃不飽,還談什麼教育不教育孩子。”對於自己沒時間監管兒子,程某的父親表示無奈。
  另一打人少年郭某家的鄰居周先生說,郭某父親在外做生意,早出晚歸,有時郭某因抽煙、晚歸會被父親“教育”,“孩子的哭喊聲,幾米外都能聽見。”
  同樣的情況,也出現在鄒波的生活中,“爸爸每天晚上11點才回來,直接就躺在床上睡著了,第二天一早又要去上班,我和他一句話都說不上。”
  成長中的“暴力”
  “移民少年”群體搶劫、鬥毆頻發,管理存在難度
  在奶西村採訪的過程中,幾乎每位接受採訪的“移民少年”都有被搶或看到別人被搶的經歷。
  據小剛回憶,此前郭某曾搶劫和毆打同校的學生小楚(化名),被叫去派出所。因懷疑是小剛告密,引發了5月23日下午的毆打事件。
  奶西村多位外來務工人員的孩子稱,搶劫的基本上都是十五、六歲“移民少年”,他們常在村子里問小學生要錢,“我們一般都不敢跑,要不下次再遇到,會被狠揍一頓。”
  對此奶西村村委會一名工作人員表示,由於外來人口越來越多,給村子在管理上增加了難度,“人手就這麼多,管這管那的,小孩子打架搶錢那些事怎麼管得來。”
  據瞭解,村域面積3.5平方公里的奶西村,目前常住人口2211人,流動人口30015人,流動人口中80%以上都是來自外地。小剛就讀育慧小學,集中了奶西村大部分的務工人員子女。
  小剛被毆打事件發生後,育慧小學加強了管理,放學後只開小門,家長必須進入學校,才能把孩子領走。不過該小學至少五位學生告訴記者,此前學校管理並不嚴格,校門在上課時間都是打開的,保安有時也不在,很容易就能“溜出去”。學校保安則表示,學生打架很正常。
  至昨晚8時,育慧小學負責人未接受採訪。
  ■ 觀點
  “移民少年”亟待引導
  小剛被毆打事件引發輿論廣泛關註。多位專家表示,“移民少年”成長過程中出現的問題,應得到重視。
  南京心理干預中心主任張純表示,外來務工人員忙於工作,疏於陪伴,孩子從小便會缺失親密感和安全感,使他們在成長過程中容易分化成兩種類型。一種是過於內斂,發生什麼事都不敢和家長說,就像小剛被打後不敢告訴父母;另一種則是家長可能總是通過簡單、粗暴的方式對待孩子,孩子與同伴交往中,也習慣使用暴力解決問題。
  21世紀教育研究院福院長熊丙奇認為,家庭、學校在教育方面的缺失,以及複雜的成長環境和匱乏的課餘生活,讓外來務工人員子女沉迷於網吧和娛樂場,通過網絡獲取的色情、暴力信息,也激發他們的好鬥心理。
  張純認為,在社會資源配置方面兼顧外來務工人員同時,希望能有更多的政府相關部門和民間組織,參與到對外來務工人員子女的教育和引導中。“應該給這些孩子更多的關愛,幫助他們解決成長過程中面臨的問題。”  (原標題:奶西村的“移民少年”)
創作者介紹

廣告

ug72ugdbg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